德吉草 : 文化多樣性視野下的藏族母語寫作及解讀

2019-09-04 09:20:24 《民族文學研究》2008年03期   德吉草

1.jpgxD2中國藏族網通


      德吉草,1984年畢業于西北民院少數民族少語系藏文專業,曾在甘南州政府編譯局從事古籍整理及翻譯工作,1993年調入西南民族大學民族語言文學研究所,2000年起在藏學學院任教至今。xD2中國藏族網通

摘要:母語寫作作為一個民族重要的話語建構標志和該民族獨具特色的文學書寫形式, 她展示了自己民族獨特的文化個性和精神實質, 是構成文學的民族性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通過藏族母語文學創作與漢語文學創作的歷史回顧, 探究了和諧、互補、多元共生的藏族當代文學現狀。xD2中國藏族網通

關鍵詞:文化 多樣性 母語寫作xD2中國藏族網通

21世紀, 隨著全球化文化語境中當代中國文學地位的不斷確定, 文學多元并存的格局朝著既“具有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時代大眾文化的時代特征, 又體現著民族文化現代化的歷史方向” ① 發展。少數民族文學伴隨著西方當代理論的思維方式和話語觀照構建了一系列的新名詞術語, 尤其是在“后殖民主義”思潮的影響下, 一種以多民族、多語種、多樣式、多風格共同創造中華民族多元共榮的文化精神油然而生, 同時對民族文化的傳統與身份進行了深層次的發掘與整理, 對民族自己的語言與精神家園進行了回歸與重建。強調文化的多樣性和“文化自覺”, 強調在現代化進程中倡導“和而不同”的文化觀念, 強調各民族文學間的平等、對話與共存, 成為當代中國文學在彰顯現代性的追求進程中體現出的一種包容與兼通的態勢。xD2中國藏族網通

藉于此, 在全球化視野下對文化多樣性的思考與研究成為當今文化研究中的前沿性問題, 隨著這個命題的不斷縱深研究, 我們發現它為當代少數民族文學理論與文學史觀的建立提供了民族文化現代化的理論資源與研究視野。母語寫作作為一個民族重要的話語建構標志和該民族獨具特色的文化書寫形式, 展示了民族獨特的文化個性和龐大的精神實質, 也是構成文學中民族性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把母語寫作置放于中華民族幾千年的歷史發展進程中, 就能顯現出該民族在政治、經濟、文化生成及存在發展形態中的獨特性, 并以其階段的穩定性, 體現出民族的身份特征與歷史特征。xD2中國藏族網通

“自我”敘述中的母語寫作xD2中國藏族網通

藏民族在幾千年的發展歷程中, 形成了自己民族獨特的文化品質, 以藏傳佛教為核心的藏族文化以慈悲為眾作為最高的價值觀念, 樹立了人與自然和諧, 人與社會和諧及人與人和諧的思想, 以恭敬、寬容、善待一切生命的道德觀, 修整和提升民族的精神品格, 這些內在的文化精神, 構成了藏族文化的獨特性, 并始終貫穿在這個民族千年的歷史中。以自己獨特的生活方式、風俗習慣, 倫理道德和語言文化沉淀在多種形式的文學表現中, 成為不同于其他民族的, 獨具特色的審美價值和審美旨趣。xD2中國藏族網通

藏族母語文學寫作的歷史有一千四百多年。她根植于堅實的文化土壤中, 以原生態的話語資源儲存了以《格薩爾王傳》為代表的民間文學和有著深厚歷史內涵和人性內涵的作家文學, 并在宏大的宗教想象和歷史場景中, 對人類普遍命運的終極關懷和生命存在的終極價值予以了崇高的追求與探索。傳統藏族文學的母語寫作, 以詩性的敘述和質樸的詩意, 記錄了雪域高原壯觀絢麗的自然風貌。《鳥的故事》、《瑪桑故事》、《尸語》、《斯巴宰牛》、《珠峰五姐妹》等神話傳說, 洋溢著對自然之美的人性化、神格化的崇拜之情, 樸素的語言、奇特的想象, 顯示了早期母語文學對大自然萬物同源和諧共處的真情與依戀。早期的藏族文學表現了青藏高原嚴酷的生存環境和雪域藏人化解苦難的膽量與智慧。在英雄輩出, 倡勇尚武的吐蕃時期, 史傳文學以碑銘散文、贊布傳略和歷史著述, 構成了藏族文學史上的第一批書面創作。以寫實為主的傳略與散文, 記錄了叱咤風云, 橫刀縱馬的英雄人物開拓疆土, 勇往直前的英雄事跡, 激蕩著英雄主義時期的粗獷、壯烈與悲愴之情, 同時也展現出了人性的悲壯美與崇高美。尤其是傳略中以史為經、以傳為緯、經緯交織的歷史記述, 組成了吐蕃時期優秀文史作品以“寫實”與“傳奇”為兩種基本典型的寫作風格。隨著佛教文化的浸潤, 11世紀后, 藏族文學的母語寫作開始進入到一個更為豐厚和博大的境界, 鮮明的佛教傳統哲學思想和審美態度, 在堅固的信仰守持中, 作家文學始終抒發著對佛理的探求和人生的覺悟之情。無論是“道歌”體的敘述, 還是“詩鏡”派的詠誦, “格言”體的勸誡, 都充滿了分裂時期雪域文化從英雄崇拜到智者崇拜的轉型過程中民族精神律動的跡象。在吐蕃王朝由分裂而形成的思想文化的自由空間不斷擴大, 藏傳佛教后弘期的到來, 引發了一次史無前例的哲學流派和文學藝術大集粹展示的熱潮。宏大的敘事史詩依舊寄存著藏民族豪放、剽悍的情結, 而極為精致、巧妙的佛教哲學思想指導下的文學創作在各個派別寬容、平等、自由爭鳴的態度下, 進入了一個規模化和多樣化的創作新局面。薩班、宗喀巴、五世達賴喇嘛、六世達賴喇嘛、仲敦巴、瑪爾巴、米拉日巴再次用自己的藝術感知和創造, 高揚了知識與理性的文化旗幟。文學創作在大量地引進和吸收印度、中原和周邊民族的異質文化營養后, 文學語體形式進行了革新, 帶來了新的思維方式與思維能力, 詩歌、傳記、戲劇等文學體裁發生了顯著的變化。創作流派形成了多元并存的格局, 以薩班為代表的格言派詩人, 在澎湃的藝術激情和崇高信仰的力量支配下, 維護了以智者為代表的“理性主義”的文化尊嚴, 鞭撻了狹隘、極端和暴力的文化現象, 在充滿智慧與哲理深度的人文關懷中, 傳遞了雪域藏民族不因凡俗而卑賤, 不因高潔而驕恃的智士精神。xD2中國藏族網通

在11至19世紀的藏族母語文學創作傳統中, 文學始終以具有民族標志的書寫特征, 在深厚的宗教文化傳統中探尋著生命得以棲息、精神得以皈依的心靈家園。如果我們穿越了這個群體話語, 那么, 我們所看到的就是這個民族個體精神生長的獨特性與豐富性, 而每個個體生命的精神史、心靈史才足以顯示這個民族建構文化精神的差異性與獨特性。xD2中國藏族網通

縱觀藏族母語寫作的歷史與傳統, 我們會發現, 文學賴以生存的文化本身就是一個由多元因素多種思想組合而成的一個開放的系統。尤其是印度佛教的傳入, 給藏民族帶來了思維方式、人生觀和世界觀的巨大變革, 苯教與佛教的對立斗爭、互補互滲, 印度佛教不斷本土化, 藏傳佛教成為藏民族的選擇。這種不斷學習、吸收和改造的文化形態, 使多元和諧的文化傳統一直未有中斷, 這種在文化上積極主動的開放姿態與民族母語書寫的堅守, 構成了一種和諧與多元的文化主旋律。
兼容并存與邊緣化趨勢xD2中國藏族網通

文學的民族性與文化的民族性兩者是相互關聯的, 是一個民族的精神、生活、文化及思維方式的共通性表現, 她根植于民族文化的歷史長河中, 決定著一個民族在多元共存的文化格局中的地位。藏民族文化在保持民族性的同時, 也體現出了一種頗具包容性的文化品格, 并有一種對“自我性”與“他者性”共存的雙重追求。作為一種以“和諧”為主的文明, 藏族文化的演進過程就是多種文明因素的整合過程, 我們以文學為例, 在母語文學的傳統中, 有大量隨著佛教文化進入的梵語文學, 如印度的《尸語故事》, 龍樹的《百智論》、《修身論》為代表的印度的格言詩, 迦梨陀娑的長篇抒情詩《云使》、《妙天女贊》、《三寶贊》, 戲劇《沙恭達羅》, 馬鳴的《佛所行贊》、《如意藤》, 戲劇作品《龍喜記》、《世喜記》, 印度文學理論著作《詩鏡》、戲劇著作《舞論》等代表梵語文學最高成就的文學名著大量地被藏族譯師翻譯成藏文, 為藏族作家文學注入了鮮活的血液, 這些外來文化在藏族作家敏銳的感受力和充滿激情地創作中被轉化和積淀, 成為藏族母語文學中有機的組成部分, 并視其為一門獨立學科——詩學。17世紀以后, 藏族學者對早在13世紀傳入藏區的印度文學理論著作《詩鏡》, 進行了深入地剖析與豐富, 出現了像五世達賴、第司桑吉嘉措、米龐格勒郎杰等文學巨匠。特別是16世紀初藏族學者, 醫學家素喀洛卓杰波在詩學研究中提出的“生命”之說, 這是《詩鏡》在民族化過程中、詩學理論研究中的一個重大發展, 開啟了一種新的詩學理論形態和學理思路, 這種從本民族詩學語境的現實和審美出發, 進行篩選與揚棄的學術思想, 始終貫穿在文學的創作與實踐活動中, 成為由多種文化熔鑄而成的“合金文化”。這種文化的延續與廣大, 開創了屬于自己民族特質的十明學科, 繼而激活和豐富了自己的民族性話語。xD2中國藏族網通

進入20世紀后, 以母語為話語權的言說方式在深厚的傳統積淀中繼續朝著吸納兼容的方向前行。隨著新中國的成立, 母語文學創作在時起時伏的政治波濤中依然曲折地向前發展。這一階段的藏族母語文學與傳統的母語寫作比較, 有許多重大的變化, 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就是母語寫作與漢語寫作兩支隊伍的出現, 并且構成了藏族當代文學多元格局的一抹亮色。出現了一大批優秀的文學作家和作品, 擦珠·阿旺洛桑、恰白·次旦平措、班覺、拉巴平措、扎西班典、克珠、伍金多杰、毛爾蓋、桑木丹、昔札、才旦夏茸、端智嘉、多杰卡、德吉卓瑪、次仁頓珠、辛戈·尼瑪等一大批老中青作家, 構成了母語的持續性寫作。尤其是20世紀80年代出現的班覺的長篇小說《頂珠》是繼17世紀藏族第一部長篇小說《勛努達美》后沉寂了將近二百年出現的藏文長篇小說, 具有劃時代的意義。以松耳石為整個線索展開的一場場驚心動魄的奪寶故事, 結構宏偉嚴謹, 筆法富于變化, 傳統母語文學的敘述方式和文化自我者的現實主義敘述, 展示了西藏濃郁而神秘的宗教文化生活畫卷。班覺以一種新的現實主義寫作態度, 實現了普通人性現世生活的平民化敘事。這種寫作和敘事態度, 是班覺在承繼母語小說傳統基礎上的一次極富民族性的深度挖掘與嘗試, 與同一時代一些泛政治化的話語小說相比較, 它減退了那種直露的政治抒情與表白, 真切地抒寫了高原藏人的自我情感世界和生存境況。xD2中國藏族網通

20世紀80年代末至90年代, 母語文學的創作潮流在主流話語中心的邊緣地帶, 依舊以頑強的姿態堅持著文學的自我書寫。以端智嘉為代表的新派作家在創作潮流多元化的漢語文學的影響下, 開始借鑒和吸收西方作家作品的技巧, 迎來了母語文學創作的“文學自覺”時代。他的新詩《青春的激流》、小說《被霜摧殘的花朵》、散文《小路》被稱之為這一時期母語文學的代表作品, 與此同時克珠、扎西班典、次仁頓珠等一批年輕的作家, 以自己富于民族特質和鮮明藝術風格的作品不同程度地展示了藏人豐富的精神世界和生存狀態, 在這些作品中, 民族自覺和強烈的抒情交織在一起, 對現代文明的渴望與民族本根文化的反思更為突出。并在矛盾與困惑中表現了選擇時的艱難, 作者的思想內涵和藝術形式上具有了現代色彩的追求, 體現了一種兼容民族與西方、傳統與現代的寫作狀態。xD2中國藏族網通

其次, 藏族當代文學的多樣性還表現在她除了擁有一大批優秀的母語作家外, 還擁有令人自豪和成績斐然的漢語作家群, 構成了藏族文學平衡和諧的創作生態, 一大批優秀的藏族漢語作家, “棲息在傳統與現代、藏漢文化、青藏高原與其他地域的邊緣地帶, 以超越語言和文化疆域的束縛, 成為藏族當代文學中不可低估的一支力量。” ② 藏族文學的語言觸角得到了延伸, 并在不斷地與異質文化的交流和融匯中, 改變了藏族文學傳統話語主權的一元化趨勢, 藏族當代文學的發展空間得到了進一步的拓展, 形成了與母語文學交融、互補、互益、共生的多元形態的文學格局, 為建構少數民族文學的現代性與民族性的雙重追求提供了參考個案。xD2中國藏族網通

這種邊緣化的精神堅守與書寫, 是以參閱和借鑒世界各民族文學的開放兼容態度開始的, 在拉美魔幻現實主義的影響下, 以扎西達娃為代表的西藏魔幻現實主義對民族文化的深層內蘊進行了再度挖掘, 他隨意而現實的敘事、破壞原始規范結構的顛覆力, 以及充滿隱喻的語言, 讓讀者感受到一個因地理上的距離和文化差異造成的巨大空間的吸引力, 并由此開拓了西藏新小說的先河。其后, 一大批年輕的作家阿來、梅卓、白瑪娜珍、班果、才旺瑙乳、唯色、列美平措、央珍、旺秀才旦, 以關注本土、關注自然、關注宗教的寫作姿態, 開始在一個開放多元的文化格局上思考民族的持續與發展, 并且隨著中國文學出現的大面積民族化、本土化的回歸傾向, 他們作品中的個性化與文體意識自覺表現日趨突出。xD2中國藏族網通

這些用漢語創作的藏族作家, 以自我和他者合和的雙重文化身份, 在漢藏文化的交叉邊緣地帶, 建構著民族文化的另一種話語敘事形態。他們筆下的民族文化不再是為迎合客體視角的審美習慣而制造出膚淺的民族符號來滿足陌生化期待, 他們的敘述與表達, 使話語霸權下被遮蔽甚至被歪曲化的“自我”得到了還原和真實顯現的機會。來去自由, 穿梭于兩種文化中間的自由之身, 也使他們獲得了比母語作家更多的話語權, 贏得了更多進入文化市場的份額。xD2中國藏族網通

結 語xD2中國藏族網通

縱觀當下的文學研究, 強調一種以文明對話形式的理性文化精神, 要求在立足于人類文化與民族關系的重新設定基礎上, 審視民族的傳統文化。文學作為一種“人們對社會與人生所作的藝術處理, 而社會生活本身就是以具體的民族形式而存在和發展的。文學必然要打上民族文化和思維方式的烙印。” ③ 這種文學的差異性正構成了不同民族之間不同文學的存在標志, 母語寫作作為一種書寫形態與文學存在的標志, 應該作為當下多元共存文化當中的一個有機元素存在, 而不是消解與消失。在日趨強大的漢語書寫和非中心地位的邊緣化敘述面前, 不少民族的母語文學已出現日趨嚴峻的“失語”現象與萎縮狀況, 而一些由傳媒文化造就的表相、呆板的民族符號, 使少數民族文化形象不斷被誤讀和定格。一些已成定勢的思維模式阻礙了人們對母語書寫的深入挖掘, 成為構建和諧文化環境中的不和諧因素。只有保證了母語寫作的存在, 才能有發展與對話的前提, 也就是說民族文化的身份有了一個立足的基點。所以, 不同民族不同文化的對話必須立足于差異。保存并發展少數民族文學母語寫作, 是建構當代中華民族文學健全與完整的一個重要條件。xD2中國藏族網通

任何民族的文學都是在燭照他人的過程中, 尋找到照亮他人的光芒, 各民族的文學都因吸收異域文化的營養而壯大, 藏族文學中傳承至今未曾中斷的母語寫作和在民族文化土壤中培植出的另一元素——漢語寫作, 相互理解、滲透與融合, 建設了藏族文學中的多元品格, 并能并行不悖, 母語寫作以民族性守望在“和而不同”的人文精神中, 保持了民族文化的認同感、尊嚴感和責任感, 并且作為民族自我認同的主要言說方式和民族性的標志存在, 維護了自己民族的精神, 保持了文化所應具有的差異性, 這種多樣性的統一和多元共生的文學寫作形態, 同樣也為建設多元文化品格和共享文化成果提供了一種可能性。xD2中國藏族網通

參考文獻
[1]李贛等主編《中國當代文學》, 第8頁, 科學出版社2004年版。
[2]才旺瑙乳主編《藏族當代詩人詩選》, 第3頁, 青海人民出版社1997年版。
[3]譚好哲等主編《現代性與民族性》, 第593頁, 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5年版。xD2中國藏族網通

《民族文學研究》2008年03期xD2中國藏族網通

編輯:仁增才郎
相關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