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桑靈智多杰 永遠的高原,不老的情懷

2019-06-27 11:10:25 中華兒女   文 馬 林

1.jpg9Ma中國藏族網通

很久沒有見到洛桑了。9Ma中國藏族網通

洛桑靈智多杰,我們當著眾人的面叫他“洛桑書記”,背后總是親切地叫他“老洛”或者是“藏族老漢”。他聽到“老洛”和“藏族老漢”的稱呼很高興、很受用。
不久前,我在北京見到了洛桑書記。和幾年前相比,他幾乎沒有變化。雪白的頭發,目光如炬,特別是說話時敏銳的思維,和退下來之前毫無二致。我問:“洛桑書記,時間真快。您退下來這幾年在忙些什么?”洛桑笑著說:“我一直在忙我的課題,青藏高原的環境保護。一天也沒有停歇。現在好了,中央把生態文明建設納入“五位一體”的戰略布局,我們感到由衷的高興和振奮,我們繼續努力。”9Ma中國藏族網通

洛桑致力于青藏高原生態環境保護屈指算來已經有40年,幾乎貫穿了他的從政生涯。以前,很多人特別是有些領導干部對洛桑如此執著于環保事業很不理解,一些風言風語也傳到洛桑的耳中:“連溫飽都沒有解決,還搞什么生態保護。”洛桑因為這種阻力而產生的苦悶是一般人難以理解的。但這么多年,洛桑一直在堅持。9Ma中國藏族網通

為了讓更多的人對青藏高原生態和環境保護有新的認識,洛桑在推動課題研究的同時,到處演講。《解讀中央對青藏高原的戰略定位》、《保護青藏生態,守護一方凈土》,幾乎所有與青藏高原環境保護有關的部門和地區,都有洛桑的聲音。9Ma中國藏族網通

“想聽聽我這10年做了什么?好!聽我慢慢給你講來。”洛桑說。9Ma中國藏族網通

2.jpg9Ma中國藏族網通

重返高原叩問山水文化9Ma中國藏族網通

從2012年開始,在廣袤無垠的青藏高原上,出現了這樣一群人。從西藏全區到四川甘孜、阿壩,從青海全省到甘肅河西走廊、甘南、天祝,從云南迪慶到四川木里,他們的足跡遍布了高原的山山水水;從諾金岡桑的朝露到羊卓雍湖的晨霧,從苯布日山的飛雪到南迦巴瓦峰的日落,他們的足跡穿越了高原的春夏秋冬。他們與當地的學者、高僧、牧民攀談,詳細問詢著當地神山圣湖的傳說、贊詞和祭祀儀式,記錄著地方神的譜系、各種民間習俗和禁忌。他們像磕長頭的信徒一樣虔誠、謙卑、篤定。9Ma中國藏族網通

蒼山不動,流水不歇。從2012年到2017年五年的時間,這個人群從十幾人擴大到300多人,他們寫下了數千萬字的卷志,其中300萬字已經出版。
他們是誰?他們在做什么?9Ma中國藏族網通

2011年,洛桑靈智多杰從甘肅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的崗位上轉任中國藏學研究中心副總干事。這里,是他曾經工作過的地方,按理說,洛桑應該感覺很熟悉很輕松,但他卻有一種莫名的沉重。9Ma中國藏族網通

多年來,洛桑一直為青藏高原的環境保護鼓呼。青藏高原是“亞洲水塔”,是中國乃至亞洲的“冷源”“水源”“生態源”“生命源”“文明源”,這些理念逐漸為世人所認同。但在歷史和現實生活中,青藏高原是一個不被人看好的地方。歷史上,在外來人的眼中,青藏高原神秘,一路群山連綿,道路難行,寒風凜冽,滿目凄涼。“君不見青海頭,古來白骨無人收”,“羌笛何須怨楊柳,春風不度玉門關”。由于地緣、氣候、海拔等因素,現代科學也將青藏高原稱為“不適宜人類居住的地方(海拔3000米以上)”乃至“生命的禁區(海拔5000米以上)”。9Ma中國藏族網通

新中國成立后,青藏高原的發展得到重視,青藏高原上出現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央把生態文明建設納入“五位一體”的戰略布局,明確了青藏高原的戰略定位。習近平總書記特別強調,“青藏高原是亞洲水塔”是我國重要的生態安全屏障、戰略資源儲備地。習總書記提出:青藏高原是“世界最后一方凈土”,是中華民族特色文化的重要保護地,“保護好青藏高原生態就是對中華民族生存和發展的最大貢獻。”洛桑深知,這是時代賦予的光榮使命和歷史責任,他責無旁貸,必須為此殫精竭慮。9Ma中國藏族網通

那么,是什么樣的文化保護住了青藏高原這塊世界上最脆弱的生態環境,這種文化能給中華文化帶來什么樣的啟示呢?為什么在古人眼中“滿目瘡痍”的荒涼之地,在藏族人心中卻是“天似八幅經輪,地如八瓣蓮花”般的圣地——“北方香巴拉”呢?這種深層次的文化研究不取得突破,青藏高原的環境保護問題難免總在各種文件、精神、口號中穿梭,難以落到實處。這種思考正是洛桑心中所承受的沉重。9Ma中國藏族網通

2011年,洛桑63歲。在他半個多世紀人生旅程中,走遍了世界上百個國家。然而,他的心卻始終在青藏高原上,如果說需要確切一個地理點的話,就是青海海南州同德縣唐谷鎮。他出生在那里,在那里第一次被扶上馬背,第一次騎著馬去50多里外的北巴灘舅舅家讀書。洛桑是從海南州的高原上開始眺望外面的世界,世界也是從唐谷鎮開始展開在他面前。而今,他年逾花甲,回望高原,洛桑知道,他的根在高原,他需要回報給養育他的這塊土地很多很多。9Ma中國藏族網通

的確,洛桑對青藏高原的感情,別人可能會理解,但無法感同身受。這種感情讓洛桑有了深厚、深刻的動念:豐富多彩的高原文化中,對生態環境最息息相關的文化,正是藏族作為一個游牧民族所具有的獨特的山水文化。
轉任當天,洛桑對陪同他來到藏研中心的時任甘肅省委書記陸浩及藏研中心的兩位領導說:“余生就致力于研究課題,不問其他。確切地說,研究青藏高原的環境與山水文化。”9Ma中國藏族網通

就這樣,洛桑走上了叩問青藏高原山山水水的漫漫之路。9Ma中國藏族網通

3.jpg9Ma中國藏族網通

▲ 2013年1月15日,洛桑聘請中國科學院、中國工程院的5位院士為《青藏高原環境與山水文化》課題學術顧問。(自左至右依次為鄭度、孫鴻烈、白春禮、任繼周、姚檀棟)
打開青藏高原環境和諧之門的文化之匙9Ma中國藏族網通

“青藏高原山水文化”于2012年立項后,獲批了一些課題費。洛桑知道,這些費用遠遠不夠。于是,他首先來到工作多年的甘肅省,與甘肅省有關領導座談:“現在各地都在發展旅游,青藏高原的旅游一定是生態旅游,是文化旅游。九色香巴拉有哪些故事哪些神話傳說,蘊含著哪些文化屬性,我們自己不研究透,怎么告訴人家?”作為甘肅省的老領導,洛桑的真誠性情當地人都了解,看到滿頭白發的洛桑為青藏高原的發展而奔波,當地領導被打動了。甘肅省決定由甘肅藏學研究所承擔《青藏高原的環境與山水文化·甘肅卷》的實地調研和撰寫工作,并指示各地區支持相應的項目資金。9Ma中國藏族網通

2012年當年,洛桑帶領課題組奔赴云南迪慶開展調研,在當地州委州政府的支持下,《迪慶卷》和《卡瓦格博志》的撰寫工作由云南民族大學承擔,《云南卷》的編寫工作也全面展開。9Ma中國藏族網通

一草一木總關情。洛桑來到他的家鄉青海,他從海南、玉樹、海北、海西、黃南、果洛、海東、西寧等各州市一地地走來,直接去找各地的主管機構。當地的負責人洛桑有的認識,有的不認識。認識的敘幾句舊,直奔山水文化課題主題;不認識的攀兩句親近,然后還是山水文化課題。沒有一點架子,有時,洛桑反而帶著需要大家共同玉成此事的謙卑。要知道,洛桑上世紀80年代就是海南州州長,是青海走出來的為數不多“高官”啊。9Ma中國藏族網通

隨后,洛桑又先后奔赴四川阿壩州、甘孜州等地,與政府主管部門、科研機構、大專院校逐一溝通,商討課題調研并與地方協調。9Ma中國藏族網通

就這樣,青藏高原環境與山水文化的大文章鋪展開來。9Ma中國藏族網通

馬年是藏族傳統的轉山之年,為了實地調查了解山水的故事,洛桑2014年7月從北京驅車,歷時71天,行程2萬多公里,先后考察了青海的阿尼瑪卿、尕朵覺悟,四川的貢嘎山、墨爾多山,云南的白馬雪山、卡瓦格博,西藏的念青唐拉、岡仁波齊、沃德貢杰、珠穆拉瑪等十幾座神山,還了解了阿尼瑪卿與赤雪嘉姆(青海湖)、念青唐拉與納木措、諾金崗桑與羊卓雍措、沃德貢杰與拉姆拉措、岡仁波齊與瑪旁雍措的愛情故事和美麗傳說。這一年,國內外的善男信女云集青藏高原的神山區,如岡仁波齊、阿尼瑪卿、墨爾多等神山。一路上數以萬計的各個民族各種膚色的人們,以不同的形式,如磕長頭、走路、騎牛騎馬、騎自行車、乘各種車輛,眼花繚亂,令人震撼。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心愿,通過這種形式,洗罪救贖,脫離六道輪回。洛桑一路考察十分辛苦,大部分時間在海拔五千至六千米的高原上,但他收獲頗豐,受益匪淺,內心喜悅充盈。考察結束了,人也累倒了。“不服老不行啊!”洛桑感慨。他們一行到亞東康布整整歇了五天,才恢復過來。9Ma中國藏族網通

兩年多的時間走下來,洛桑感觸頗多:“奔波勞頓對我這個老頭子不難,最難的是有些領導干部環境意識、文化意識淡薄……”的確,這些地區大多是貧困地區,多年來,有些干部習慣了上級撥款,習慣了各種對口援助。可這個洛桑老漢,來了就要人,就要錢,最后不過是出一套書嘛。面對這種說出來或者藏在肚子里的話,洛桑不生氣,也不著急:“長江在咱們藏語里叫‘治曲’,意思是母牦牛河。源頭河流很急,神山尕朵覺悟讓她慢慢地流淌,不要損傷流域的生命環境。尕朵覺悟答應為治曲鋪設金子的渠道慢慢牽引,因此長江有一段叫金河。尕朵覺悟把長江拴在一棵柏樹上茶歇,長江悄悄溜走了,河流很急,他追到德格的小蘇舉才抓住她,后來又有一次溜走,尕朵覺悟又捉住她慢慢牽到平原緩行。這就是長江‘三急三緩’的由來。這么美麗的故事不講給世界聽,真是太可惜啊。”9Ma中國藏族網通

洛桑每到一個地方都講山水故事,講山水故事對環境的影響,有一次,他在玉樹曲麻萊偶遇了《一江清水向東流》攝制組,他饒有興趣地給編導講起了故事:“黃河藏語叫瑪曲,‘瑪’字有三種藏文解釋:一是‘傷’或者‘疤’的意思。有人講黃河的水可以治愈傷痕,所以叫瑪曲。這個‘瑪’字還可以解釋為孔雀,藏語把孔雀叫瑪夏,從巴顏喀拉山頂往下看,黃河源頭的星宿海就像一個開屏的孔雀,所以叫瑪曲。第三種說法是瑪曲是阿尼瑪卿的女兒,姓瑪,所以叫瑪曲。傳說瑪曲,也是黃河,本想嫁給四川阿壩地區一個叫雪寶頂的神山,為了愛情她改變了一直向東的流向直奔南方,到了若爾蓋再向前三四公里快要到長江流域時,阿尼瑪卿發話,西北是一個貧瘠的地方,如果你放棄了它,沒有水,就會斷了那里的煙火,生命萬物無法繁衍生息,讓她回頭。她毅然決然地放棄愛情,近180度大轉彎向北流去,拯救北方干旱的土地和百姓。這樣的結果,是長江和黃河成為灌溉中國南北兩地的兩條大動脈,成為了養育中華各族人民的母親河。”9Ma中國藏族網通

“至于瀾滄江,故事也很多。”洛桑接著講到:“瀾滄江,藏語稱雜曲或達曲是月亮河的意思。達曲河有兩源,發源于‘浩瓦周質’達納河和發源于‘薩時立山坡’的達嘎河,其源頭‘曲高扎西曲瓦’這個名稱是第五世達賴喇嘛在此地頌出‘吉祥頌’煨桑詞后,人們以吉祥頌命名而成。二水東流,至扎西拉賀寺之西相合,名雜尕那松多。唐時,對瀾滄江上游雜曲,譯作大月河,對雅礱江上游之扎曲,譯作西月河,都是從‘達’——藏文‘月’的意思翻譯過來的。”9Ma中國藏族網通

洛桑離開后,編導望著這位博學長者的背影,向地方陪同人員詢問。陪同人員說;“這可是我們藏族的大學者,洛桑靈智多杰。”9Ma中國藏族網通

做自己想做的事業,洛桑是幸福的。但幸福的背后也有不少艱辛。洛桑往往不愿意談及所受的委屈。當然,對于經歷過風雨的洛桑來說,這也不過是小小的人情冷暖而已。一次,洛桑來到某市,市里的一位部長對洛桑說:“從來沒聽說過藏研中心這個單位啊,現在騙子可不少……”洛桑不慍,繼續心平氣和地介紹山水文化課題,希望對方能夠給予支持。這位部長冷冷地說:“要錢你可找錯門了,我們哪里有錢?”還有一次,為了見一位州領導,洛桑在酒店大堂等了兩個多小時,洛桑仍然不慍,只要支持青藏高原山水文化課題,讓洛桑等兩天,他也樂意。9Ma中國藏族網通

在洛桑心中,保護青藏高原的環境,與挖掘弘揚青藏高原的游牧文化、山水文化和宗教信仰是不可分割的,更是一脈相承的。每次洛桑回到高原的家鄉,內心總是既欣喜又沉重。欣喜的是熟悉的鄉音鄉情,沉重的是昔日的高原,在洛桑眼中變得蒼老而陌生,遍布草原的湖泊河流很多已經干涸斷流,各種野生動物也不見了蹤影。洛桑從1993年開始組織人力開展“青藏高原環境與發展”的課題研究,迄今已經有26年。上世紀90年代,是高速發展的年代,也是環保意識最淡漠的年代。“吃都吃不飽,還保護什么環境”,這是洛桑那時聽到最多的一句話。當年,洛桑頂住各種壓力,與研究青藏高原的專家學者一起,共同搭建了青藏高原可持續發展、傳統產業改革、優勢資源的保護與開發、高原環境變遷和氣候變化、生態保護與環境修復等十幾個青藏高原研究課題,形成了以保護“冷源”“水源”“生態源”“生命源”“文明源”這“五源”為特征的青藏高原環境學說。9Ma中國藏族網通

又是十年的磨礪,洛桑觀照青藏高原的境界又一次升攀。青藏高原環境與山水文化如今已經結出了碩果。《青藏高原環境與山水文化導論》、青海《海南卷》《果洛卷》《阿尼瑪卿志》《年寶玉則志》等300萬字書稿已經出版,《玉樹卷》《黃南卷》《甘肅卷》《天祝卷》《拉薩卷》《念青唐拉志》等9部書稿正在修改,《西寧卷》、《甘孜卷》等5部書稿正在編寫,西藏地區的《阿里卷》《山南卷》《日喀則卷》等6部書稿也在編寫推進中。幾十部卷志的煌煌巨著是洛桑和他身旁300多位學者的心血,更是讓世人打開青藏高原千百年來環境和諧之門的文化之匙。千百年來,藏族等世居民族對神山圣湖的信仰是青藏高原生態文化的重要內容,是藏族生態倫理和生態習慣的基礎,也是藏族崇敬自然、尊重生命的價值觀。正是這種崇拜和信仰,建構了自然人文統一的生態系統,形成了適應高原環境的游牧和農耕的生產生活方式,保護了青藏高原這塊非常脆弱的生態環境。9Ma中國藏族網通

4.jpg9Ma中國藏族網通

▲ 2015年7月,洛桑(前排右二)在調研中與青海湖轉湖者合影
草原生態及文化保護任重道遠9Ma中國藏族網通

讓洛桑欣喜的是,課題的社會效應逐步顯現了出來。青海“三江源自然保護區”的建立、團中央“保護母親河”行動,都是以課題研究成果為立項基礎。洛桑主持編制的《甘肅甘南黃河重要水源補給區生態功能保護與建設》列入了“十一五”發展規劃綱要,洛桑參與編制的《關于祁連山生態保護與綜合治理的建議》列入了“十二五”發展規劃綱要。9Ma中國藏族網通

2019年初,洛桑作為項目負責人,依托西藏大學申報了青藏高原第二次科考專題項目——“青藏高原山水文化與生態文明建設研究”。洛桑深知,要想貫徹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青藏高原是我國生態安全屏障和中華民族特色文化保護地的戰略布局,十年之功是不夠的,必須幾代人持之以恒地努力下去。同時,藏民族對高原自然環境和生態系統的保護理念和生態文化觀,是中華民族乃至全人類的環境保護理念的瑰寶,必須搶救挖掘、保護弘揚。9Ma中國藏族網通

美國國家公園管理局華盛頓特區副理事史蒂夫·馬丁曾兩次訪問玉樹雜多昂賽鄉,他一方面對那里的環境贊嘆不已,一方面感慨當年美國黃石公園建設中的教訓,他們一開始就將公園內所有的印第安人遷移出了園區,直到現在才發現生態需要人來保護,人與自然的和諧相處才是最完美的生態。而藏族在處理人與自然的關系方面是有一套完整的理論體系的。他們將一切生物及其依存的自然環境總稱為“情器世界”。“情”即是有情眾生,甚至一切生命體。“器”就是物質世界,是一切生命賴以生存的環境——大自然。也就是說,“情”是精髓,是內核;“器”是外部自然環境。這種認識在處理人與自然的關系方面遠遠超出了其他原始樸素的世界觀。藏民族主張人與自然和諧相處,其自然和諧的生產生活方式,節制簡樸的消費理念,尊重自然的民俗民風以及人與自然一體、自然崇拜、萬物有情、眾生平等等傳統觀念體系,構成了藏民族豐富多彩的生態文化。洛桑希望玉樹當地避免黃石公園建設中走的彎路,將原住民留住,保護生態環境的整體性。洛桑對此也有很多切實的感悟,沒有青藏高原就沒有藏族,同樣,沒有藏族也就沒有青藏高原的今天。青藏高原的游牧文化和山水文化就是藏族的血脈,也是保護青藏高原生態環境的法寶。藏族與青藏高原是不可分的。9Ma中國藏族網通

洛桑說,藏族有很多禁忌,這些禁忌有的是為了向大自然表達感激之情,有些是出于對大自然的敬畏,表達對大自然的順從。草地上忌開挖水渠,因為水道會造成水土流失,造成沙化;忌砍伐森林,因為野生動物特別是鳥類會失去家園;忌動土動石采礦挖掘金銀銅鐵,因為大地會失去地力,地動山搖;忌無選擇地狩獵殺生,因為它們是神山的家畜,會報復人類等等不一而足。這些禁忌都蘊含著古老的環保意識。這些禁忌背后的文化內涵,正是我們需要挖掘、探索、梳理、歸納,進而傳承的。9Ma中國藏族網通

另外一塊高原也在召喚著洛桑。9Ma中國藏族網通

2018年,洛桑應邀參加內蒙古大學生態民族專業委員會成立大會。作為游牧文化發祥地之一,內蒙古同樣吸引著洛桑的目光。洛桑從文獻中看到,早在13世紀,蒙古帝國就施行了保護草原的習慣法,從而使得保護草原生態成為了全體游牧民必須遵守的社會風尚。這一點,與青藏高原上的藏民族多么相像啊。洛桑聯想到藏族人住的帳篷是透光透氣的,不能完全遮擋風雨,為的是防止帳篷內的草地被干死、悶死;即便是駐扎在原始森林邊緣,藏族人也絕不會去伐木燒柴,而是用牛羊糞取而代之。這種克制、理性、科學的生態理念和生態智慧,正是游牧文明始終存在的一種活性因素。然而,青藏高原和蒙古高原上,開墾草原、大量開發礦業、超載過牧、破壞草原植被的現象仍時有發生。洛桑深感保護草原生態,保護草原文化,保護我們賴以生存的家園,任重道遠。9Ma中國藏族網通

不久前,洛桑又參與了內蒙古有關部門牽頭的“國家北方生態安全屏障綜合試驗區建設研究”。作為草原之子,洛桑在全國人代會上多次進言上書,提出“我們要像對待農田一樣對待草原”。經過多年的呼吁,2011年國務院在相關文件中,明確提出了“要像保護基本農田一樣保護基本草原”,并在去年機構改革中設立了林業草原局(原先草原管理機構是農業部的一個處)。95歲的草業專家、中國工程院院士任繼周先生得知后,給洛桑發來信息:“我們有生之年終于看到了國家將草原生態環境列上了和農林同等重要的位置。”9Ma中國藏族網通

2019年全國兩會期間,習近平總書記參加內蒙古代表團審議。在聽取了代表們的發言后,習近平總書記講到,內蒙古生態狀況如何,不僅關系到全區各族群眾的生存與發展,而且關系到華北、東北乃至全國的生態安全。是立足全國發展大局而確立的發展定位,也是內蒙古必須自覺擔負起的重大責任。習總書記說:“要努力把內蒙古建設成為我國北方重要的生態安全屏障。要加強生態環境保護建設,在祖國北疆構筑萬里綠色長城。”9Ma中國藏族網通

聽到習總書記的講話,備受鼓舞的洛桑感到責任重大, 時不我待。年過七旬,本應是從心所欲之年,但他所思所想仍在高原的環境保護上。9Ma中國藏族網通

青藏高原是年輕的高原,洛桑的心也永遠不會老。9Ma中國藏族網通

編輯:仁增才郎
相關稿件